笔下生烟霞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看自己写的东西感觉特别尬简直没眼看的?

【忘羡飞升录】04 初登仙京

魔道祖师人物,天官赐福设定
ooc见谅

01
仙雾缭绕,祥云瑞鹤。楼宇宫殿气势恢宏,神武大街宽阔繁华。

魏无羡左顾右盼,拉着蓝湛道:“原以为云深不知处便是清雅仙境,想不到真正的仙京倒要华丽得多。”

蓝湛只拉着他家道侣,默默走着。他在想,在下界自己修为还足以护得住魏婴。如今初临仙京,强大者比比皆是,自己要更强才行……至少要能给魏婴可能惹的祸善后。

负责迎送的小神官道:“二位请先随我到含光殿歇息,晚间有给二位接风洗尘的宴会。明日便可拜会仙乐太子殿下了。”

自神武大帝君吾暴露了他原是白衣祸世的本来面目而被仙界众神围剿之后,花冠武神谢怜就代替了神武大帝的职位。作为仙界唯一飞升三次的最强武神,再加上背后绝境鬼王血雨探花花城的势力,原本受尽嘲讽的“破烂神”仙乐太子殿下,成为了唯一能收拾残局力挽狂澜的人。

魏无羡闻听提到仙乐太子,料想这必然是凡间身份,心道这仙京贵人还真是不少。

忘羡二人被领到含光殿前。

拜谢了接引的小神官,二人入得殿内。刚挥袖关上门放下防护法阵,魏无羡便一个飞扑挂在蓝忘机背上,顺手抽掉了他的抹额:“蓝湛蓝湛,这就是我们的窝啦。”说着凑到蓝忘机耳边,故意吹着热气开口道:“你想不想……”

气息酥酥麻麻游进耳内,蓝湛耳尖泛红,把魏婴揪下来,拿过抹额重新束上,无奈道:“别闹,晚间还有宴会。”

蓝忘机挥手,殿内景致便与姑苏蓝氏别无二致。看得魏无羡总是想起那刻在规训石上的四千家规,和抄写雅正集抄的酸软的手腕子。哦对了,还有姑苏蓝氏特有的清苦味药膳。

魏无羡撇撇嘴,也不再撩他家主神。






02
晚宴。

谢怜一人坐在上首主位,花城由于曾经跟三十三位文武神官都有过节,所以在这种场合下不便出席。

众神官对于花城的感觉很是微妙。说他是绝境鬼王吧,他也不曾祸世,反而以消失为代价了结了白无相那一桩烂摊子;说他心向天界吧,毕竟身份不同,这人还是鬼市的城主;此人确实厉害,挑战天界三十三名神官,与文神论道武神比武而大获全胜;却又放弃飞升,放着神官不做,让上天庭好丢面子。

好在此人的立场倒也明确,甘为太子殿下麾下鹰犬。众神官为此大松一口气,倒是一时不必忧心此人是敌是友。

忘羡二人初来乍到,随便拣个下首偏僻处坐了。听得舞乐声起,正是凡间娱神的戏码开场。

上天庭难得来个新人,那些神官们早已对着这些个同僚的旧面孔好几百年,无趣得很,自然是不肯放过。于是便挑了出关于含光殿二位的戏码来看。

戏台上正是当年乱葬岗围剿那一幕。

台上是一个明显靠烟熏妆来表现“黑化”这一主题的浓妆艳抹的“夷陵老祖”,周围几个扮凶尸的群众演员演技太差,七扭八歪地活像是得了中风的后遗症。唯有鬼将军温宁演的比较凶神恶煞,可温琼林未死之前,也说得上是一位翩翩佳公子,性格内向怯懦不说,死的时候还是个少年,哪里是这样黑铁塔一般的壮汉?

魏无羡也是头回看自己二人的娱神戏,差点没给气乐了,回头看看他家蓝湛,只见含光君的气场肉眼可见地冷了下去,想必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魏无羡一边凑上去安抚他,一边无奈地想着这些凡人娱神的时候,总要把神仙在凡间的那些前尘往事一股脑地歌功颂德一番。殊不知神仙也有烦恼的事情,就怕往神仙的心窝子上捅了刀子而不自知。还好,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大多已经遭无数磨难,心态平和。

在隔着几个席位的稍远处,坐着风信慕情。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风信脱口而出。

慕情嫌弃道:“好好的你又要操谁?怪不得都把你南阳将军称作是巨阳将军,怕是你这口头禅叫信徒听了去!”

风信难得的顾不上怼回去,一副崩溃脸对慕情道:“你看新来的这二位,又是一对狗男男!看来以后辣眼睛的日子还长着呢!”

慕情往那边扫了一眼,只见魏无羡正拉着含光君一只胳膊轻声说着什么,含光君表情不变,只是眸色溢满了温柔。

慕情白眼翻上天。

魏无羡不老实地环顾四周,发现不知为何上天庭的神官其实并没有多少,而且武神居多。风水地三师一个都不在,唯有雨师大人端坐席上,身旁还有一英俊潇洒的男神官各种撩。

(裴茗:凭本将军万花丛中过的魅力竟然有女人不喜欢我!我不信!)

说是晚宴,但今年的晚宴由于少了不少神官,三毒瘤只剩了俩,水师大人不在,也没人豪爽地散功德了。众人都没什么心情说笑,勉勉强强聚一聚,倒是远没有先前的聚会来得热闹,很快就散了去。







03
翌日。

仙乐宫。

魏无羡初见红衣鬼王时,怔了一怔。很快被不悦的蓝忘机拉走。

开玩笑!竟敢当着自家道侣看着别人发愣,怕不是想天天?

谢怜见此,笑问道:“魏公子可是见过三郎?”

魏无羡只道,原来这就是那位金枝玉叶的贵人啊……嘴上却含糊道:“嗯,这个,只是看鬼王大人面熟,像一位故人,嗯,哈哈哈……”一边拼命跟花城通灵:“喂喂喂花城主!拜托千万别说我认识你啊!你不知道,蓝湛他吃起醋来可厉害了!!!”

花城表情微动,似笑非笑。

蓝忘机却是不好糊弄:“哦?故人,是谁?”

“呃……”

魏无羡卡壳,二人年少相识,他哪有什么故人是蓝湛不认得的!

谢怜笑着解围道:“既然相识,不如先入座再叙旧……”边把二人请了进去。

雅阁内,忘羡花怜分坐于两侧,魏无羡见谢怜并不高高在上,也很快就放松下来,懒得正襟危坐。

魏无羡坦白交代道:“其实,我是在上一世死后遇见了花城主的……”

乱葬岗围剿,魏无羡受万鬼反噬,身体是肯定被撕碎了的,要说魂飞魄散,却是不然。

只不过灵魂严重受创,虚弱成了一团鬼火。

当时满心里想着躲普通人远点别吓着人,躲修士远点被别人顺手给收了去。只想着往妖魔鬼怪多、阴气重的地方去,不知怎么晃晃悠悠飘飘荡荡地到了鬼市。

费了好几年功夫,总算把魂魄补全,有了形体。虽然看起来虚虚的,半透明的样子,好歹有一定自保之力,办事情也方便多了。

魏无羡死后,没收到一张纸钱,他也不抱希望。想也知道,别人听闻夷陵老祖死了,还不知怎么拍案叫好呢;后来献舍重生后才知道,难得念着他的几个人,由于不相信他已死,更不会烧纸钱给他。

这就导致魏无羡做鬼时,身无分文。

不过好在,此人是到哪里都会活的很好的那种。好歹也是自创鬼道的魔道祖师夷陵老祖,由于对凶尸、厉鬼、怨气的了解以及自创的法器和一些小玩意,魏无羡阴差阳错地成了鬼医。鬼市众鬼凡是有什么疑难杂症,怨气淡了、魂魄散了都找他解决,渐渐地竟在鬼市上混出了一个铺面,旁边挂了两个招子,号称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魏无羡纵使是做了鬼也还是浪得可以,刚有了形状便四处打听此地哪处酒好,被鬼指了极乐坊。

就此见到了花城主。

彼时那人坐在赌桌前面,一身红衣,哗啦啦摇得一手好骰子。身边众鬼七嘴八舌中带着敬仰,都说若论赌骰子那是万万没有人赢得过城主大人。

魏无羡虽然少时顽劣,好歹也是仙门正派养出的世家公子,赌场是万万不曾进过的。这时看得兴起,手痒也试了一局。

两个骰盅开出来,竟然都是两个六点。

众鬼哗然。

花城发觉他不是鬼市中人,便多看了这人一眼。

魏无羡玩了一把,略觉无趣,便问道:“你们这里哪里有好酒?给我来两坛。”

周围众鬼有好几个自荐的,都说自家的酒好。魏无羡一听,不是泡了人眼睛就是泡了人舌头,顿觉没有胃口。

花城笑道:“我府上还有仙乐国的春风醉,不知合不合魏公子口味。”

“那就谢过花城主了。”

花城本是抱着拉拢结交的目的,觉得此人可用。不料相谈甚欢,对方又是个脸皮厚的。认识得久了,双方勾肩搭背,称兄道弟都是有的。

彼时花城说,他有个心上人,是个金枝玉叶的贵人。他答应过要保护他。魏无羡凭多年撩拨姑娘的经验,没少出谋划策。

直到有一天,莫名其妙地被献舍契约强制召回人间。

魏无羡都交代清楚,可怜兮兮地望着蓝忘机,说:“我那时候不是还不知道你在等我嘛?含光君?蓝忘机?你可千万别生气了啊。”

蓝湛完全没顾得上生气。他听到魏无羡魂魄受创,在鬼市疗伤,还身无分文,就心疼的不得了,心道自己怎么就没想到给他烧点纸钱,莫说是纸钱,就是烧银票都成啊……





04
既是故人,席间气氛便更轻松了些。

闲谈时,谢怜道:“我们仙界有四大害,白衣祸世白无相、黑水玄鬼贺玄、血雨探花花城、青灯夜游戚容。这血雨探花正是我家三郎啦。”

魏无羡接着谢怜的话题兴奋地道:“这样说的话,我们那里也能排出个四大害来,只不过当时并没有这种说法罢了。”

“首先,我夷陵老祖魏无羡名声那么差,算得上一个。”魏无羡很有自知之明。蓝忘机握着他的手微微紧了一紧,魏无羡回以一笑表示自己不在意。

“然后,这金光瑶,杀父弑兄,害人无数,搞出那么多事端,也算得一个吧?”

“唔,然后……十恶不赦薛成美,灭人满门,按照仙界的标准,大概跟戚容公子相仿,是个凶或近绝?不过薛洋害人时还不是鬼。”

“这最后一位,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幕后黑手,聂怀桑聂兄了。不修刀法,专攻心计,这人也算得是一个奇才。是不是啊含光君?”

“嗯。”蓝湛温和地看着怀中人,轻应了一声。后又接了一句:“你,不是。”

“哎呀好了蓝湛,”魏婴笑得甜蜜又得意,“我都说了我不在意那些啦,再说自从我跟你在一起,我这名声倒是正得很快啊。除了蓝启仁蓝老头最不待见我,仙门百家也称呼我一句魏公子,已经是很给面子啦!”

哄完蓝湛,却见另一头谢怜对花城轻轻说了句什么,然后蜻蜓点水地在他唇上啄吻了一下。

谢怜转回头来,就迎上魏婴似笑非笑的调侃目光,不由得脸泛红霞,解释道:“我……我和三郎,就是借个法力,嗯,借法力……”

魏婴眼睛都亮了,原来仙界还可以这样借法力的!

“蓝二哥哥!你是我的主神,我以后也要这样借法力嘛!不是这样给的我就不要了!”

蓝湛红了耳根,但还是应道:“好。”

“那现在就先来借一点试试……”魏婴凑上脸去。

蓝湛脸皮薄,自是不肯当着花城谢怜“借法力”,于是沉声道:“天天。”

糟了,浪大了,腰要完!魏婴一捂腰,不吱声了。
(我是老祖的腰,我今天要离家出走!)






【忘羡】陪你十三年


心疼蓝二哥哥,给他发一只羡羡兔陪他。

1.
魏无羡感觉自己周身湿答答黏糊糊的,无论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能动作的范围也很小。

倒是能够感光,知道身边是阴暗的、温暖的。

魏无羡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不是死了吗,这又是什么鬼地方,莫非是转世投胎忘了喝孟婆汤?

身边依偎着一团巨大的毛茸茸生物,似乎是只母兽,在喂其他小崽子们。

没睁眼•没长毛•短腿羡努力地拨动四肢翻腾到那大家伙背上去,摸索到了一双跟自己现在身长差不多的长耳朵。

“妈耶……我这辈子……难道是真做了兔崽子?!希望是姑苏的兔,可别是云梦的兔!”魏无羡心虚地想到他前世在云梦胡天胡地,和江澄打山鸡猎野兔的日子。这时由衷地感到姑苏蓝家家训:不得境内杀生,说得极好极有道理。

2.
蓝忘机在榻上俯卧而眠,姿态仍然是端方雅正。

背上是三十三道新鲜的戒鞭痕。

撕皮裂骨的痛。

可惜还不够,压不下他的心痛。

卯时已至,蓝忘机翻身而起,又是一夜未眠。

拿过忘机琴,泠泠琴音,从指尖流淌而出。

一曲问灵已毕,毫无所获。

放下琴,转身出云深不知处。

御剑到彩衣镇,拎回几坛天子笑。

在酒庄买酒时,仿佛又看到那人张扬恣肆的笑容,心脏抽痛。

蓝家家规甚严,含光君从前自是滴酒不沾的。

但如今他只想大醉一场。

拆开酒坛封口,倒了一杯。酒香飘散。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

喝完酒先睡后醉,仿佛回到了血洗不夜天时的那一幕,他口中一直喃喃着,魏婴魏婴,可在醉中得到的也还都是一个滚字。

他在静室榻下的暗格里,把三坛酒放了进去。

他想那人的鼻子最灵了。

若他魂魄尚存,少不得要闻着酒香来看看。

3.
蓝曦臣眼见着蓝忘机冰着一张脸,不动声色地难过消沉,实在是不能放心。即便是在惩戒期间,也还是带他出了静室,在云深不知处内走动走动。

后山的草地上,又是一批新生的小兔子。

羡羡的兔身此时早已睁了眼长了毛,不再是粉红色光秃秃的样子,只是由于不太适应兔子形态,四肢不甚协调,看起来倒是憨态可掬。

蓝忘机不愿让兄长担心,于是在后山树下盘膝而坐。一群兔子围拢上来,他随手抄过一只最活泼的,拢在怀里,满脑子都是魏无羡当初捉回兔来,献宝似的递给他的样子。

羡羡兔激动得要命,妈耶竟然是含光君,竟然真的是云深不知处的兔子!那群兔子超幸福的!有吃有喝安全无忧!平时还有人来抱抱!

更重要的是,他所牵挂的人,在这里都有机会见到。

怀中兔不老实地扑腾,打断了蓝湛的神游。他细细端详,发现云深不知处的兔子多为白兔花兔,怀中这只却是纯黑的皮毛,黑色的亮晶晶的眼。这不由得又让他想起了那个自回来后就常穿黑衣的少年。

蓝忘机决定,把这只兔,带回静室去。

4.
含光君开始了铲屎官生涯。

蓝湛此人平日里一丝不苟,若是要养宠物,自然照顾得周到而细致。羡羡兔被放养在静室里,静室的角落处是含光君亲手搭的兔窝。整个云深不知处出入自由,反正境内禁杀生,众弟子门生也都知道了这黑兔是含光君的宠物,走到哪里都有人来逗一逗摸一摸,送上些食物什么的。

魏无羡鼻子灵得很,东嗅嗅西嗅嗅,总觉得静室有股子檀香掩不住的酒香味,是从某处的地下散发出来的。他早找到了那几块砖,只是受体型限制不能打开。

他也不想想,自己变成了这副兔子模样,还能不能喝酒。

5.
蓝湛因受了戒鞭,经常要去冷泉修炼疗伤。魏无羡想着:都是男人,同窗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小古板沐浴时的样子。于是也溜了进去。

云遮雾罩里,只见一头黑发直坠入水,在身后柔柔飘散开,结实完美的身材,利落的线条……

魏无羡忽然觉得有些晕眩。池边湿气重,石上青苔横生,他(它)脚下一滑,直直地向池中栽去!

羡羡兔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虽然被含光君捏着颈后皮毛拎了起来,但还是沾湿了毛。含光君眉头微蹙,兔子这种动物,最是受不得潮湿寒冷。遂把羡羡兔贴在胸口,驱动灵气给它取暖。

羡羡兔:流,流鼻血了……

差不多把皮毛都烘干了,蓝湛终于发现了羡羡兔的不正常,心想这怕是掉下来的时候摔到了哪里,回去要检查一下了。

6.
含光君依旧每日弹奏问灵。

找不到魏无羡的魂魄,他总是不能相信那人真的是魂飞魄散了。

羡羡兔就趴在他膝上听。

问灵是姑苏蓝家绝学,魏无羡未曾修过,是不会解他的琴音的。

他只是觉得那琴音戚绝哀婉,悲伤而执着。

听得人心脏好像被揪了一把似的疼。

因此每到这时候,他就格外贪恋蓝湛身上的热量,总要钻到他怀里去。

云深不知处,上下众人都道乱葬岗围剿之后,本来就不苟言笑的含光君,现在简直是冒着冰冷寒气。

众人见之,无不退避三舍。

蓝曦臣自是知道蓝忘机在想什么。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人死本就不能复生,现在就连魂魄都不知所踪,此事劝不得,劝也无用。

终于有一天泽芜君路过静室,听到这一曲问灵。他在门外静立许久,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担忧。

“忘机……你还是不肯相信么?魏公子……他已去了一年了。”

“应有魂魄……”蓝湛说不下去了。其实他也不确定他还在不在。

泽芜君叹气,知道不能再劝了。

谁知魏•一岁•羡正窝在蓝湛腿上。

魂魄在兔身里,自然是听不到问灵,也给不了他回应。

魏无羡心中叹气,心道原来是在寻我……含光君看起来很讨厌我,没想到竟对我如此情深义重,哪里像江澄那个没良心的。

心里有些细细密密的感动,遂站在含光君腿上,后腿蹬直前腿伸开,给了他一个兔身的抱抱。

可惜蓝湛不知道腿上这只肥了不少的大黑兔正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人的本尊,只是把他拢在怀里,顺了顺毛。

6.
又是一日弹奏问灵,直把魏无羡听得心肝疼。

思忖着要找个法子,告诉他自己是魏无羡得了。

可惜兔身又不能言语,要是这辈子变成个鹦鹉八哥什么的倒好了……

魏无羡胡思乱想间绕到了蓝忘机背后,一抬头,眼前一亮。

蓝忘机正盘坐在地上抚琴,一头如瀑黑发半束半散。发间垂着蓝家卷云纹抹额的系带,尾端离地约莫三寸多高。

魏无羡福至心灵,兔身立起一口叼住抹额尾端,甩头拧身一扯。那抹额果然松脱开来。

蓝忘机琴音骤止。

魏无羡叼着抹额夺命狂奔!

于是蓝家门人弟子就见一只黑兔叼着白抹额夺路而逃,抹额飘带似的在身后上下翻飞。

人人都知道姑苏蓝氏抹额意义非凡,不管是谁的抹额被偷了一定要将此物追回!

于是一路上遇到的蓝家弟子开始对魏无羡围追堵截。奈何此兔蛇形走位风骚,一时半会儿还奈何它不得,倒是险些被他绊倒了个小弟子。

直到含光君一手拎住了魏无羡的后颈子,把抹额从他嘴上扯下来。

可怜的抹额被拖了一路,已然是灰扑扑的,遭受蹂躏了似的,一点也不雅正端方了。

魏无羡想,完了,不知蓝家家训禁不禁虐待动物。

却感觉到自己只是被人抱在怀里温柔地揉了揉。

7.
蓝忘机在静室读书,不时提起笔来写几句。

魏无羡看到笔墨纸砚,忽然激动起来。

虽然兔身说不了话,但我可以写字的啊,告诉他我是魏无羡。免得再看他天天弹问灵,小模样怪让人(兔)心疼的。

兔子不善攀爬,魏无羡硬是扒着蓝忘机层层叠叠的衣摆蹬着他爬上了桌。

试了试,笔杆子太粗,握也握不牢,叼也叼不住。

罢了,便不用笔,伸爪蘸墨,洋洋洒洒,写道:魏婴!

又怕他看不懂,末了补上个箭头,指向自己。

蓝湛面无表情,把他抱下桌,洗干净爪,换了张纸,继续写字。

魏婴不解,转头去看自己写了字的那张纸。

字如其人,夷陵老祖魏无羡写字本就是张狂恣肆的草书风格。如今兔爪为笔,笔划粗糙不说,因为腿短的缘故每写一笔都要换位置!满纸被他踩的都是墨爪印,这要是想看出来写的是什么全得靠想象力了。

魏无羡看着那张乱七八糟的字纸,又看蓝湛被折腾得一片狼藉的书桌,把脑袋埋在前爪爪上,一双兔子耳朵无奈垂下。

哎……又失败了。

8.
射日之征已然落幕,缴获了不少温家所用器物。

蓝忘机看见一物,心口一疼。

正是一枚温家所用烙铁。顶端刻着温家炎阳烈焰家纹。

他想起那夜,在屠戮玄武洞里。魏无羡为救绵绵,胸口心脏部位从此以后留下一个炎阳烈焰的疤痕。

蓝忘机开口找看管物品的门生,要了一只烙铁。

此物又没什么用,况且是含光君开口,那门生想都没想就给了他。

蓝忘机回到静室,灵力注入烙铁。

烙铁头部逐渐开始发热,很快便烧得通红。

蓝忘机脱掉蓝家校服。

他清楚的记得那个伤疤的位置,和他当时的心痛愤怒。

双手持烙铁,怔怔的,朝自己的心脏按去。

兔身羡急得去叼他的衣袖。怎么想不开了这是?不要自残啊喂!

我会……心疼的!

一股黑烟冒出。

皮肉烧焦的声音响起。

一声极轻的叹息,瞬间湮没在风里。

“魏婴……”

含光君面无表情。

那个人当时也是这样痛的吗?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是不是就能离他再近一点了?

魏无羡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个熟悉的烙痕,熟悉的位置!那个伤疤,他也有一个的!

这代表了什么……是他想的那样吗?

尾声:
日子如流水,平平淡淡不知不觉相伴已十三载。

兔身的魏无羡早已垂垂老矣。

他感觉得到,自己应该是又快到了离开的日子了。

这一段时光本就是偷来的,有时候他会想,自己之所以会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这里,可能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不想让他无知无觉地错过了那一段珍贵的感情吧。

无悔,亦无憾了……

兔身羡沉沉闭上眼。

千万里外的莫家庄,献舍阵法启动,莫玄羽睁开双眼。

【忘羡飞升录】02 禁言术的使用方法

(魔道人物天官设定同人文)
既然上次的脑洞有人喜欢,那就写个续集吧!
有私设。
(主角小苹果)(绿色的公子出场)

上回书说到,含光君修炼几十年,一朝飞升只带了魏无羡一人。其实这也不算错,人是只有一个,但蓝忘机看魏婴喜欢小苹果,怕他舍不得,就把小苹果也带上了。

雨师大人还带了他家的青牛,所以带头驴应该也不算什么吧。反正他一头驴能耗多少法力来供养呢是吧?

可是万万没想到,小苹果这头傲娇的驴,上了天化了人竟然是个有傲娇吐槽话痨属性的少年,跟那位绿色的公子有得一拼。
也是,做驴的时候就听他每日驴嚎,怎么能指望变成人就安静了呢?

含光殿里每日就听见小苹果大骂:“魏婴你死到哪里去了!我的苹果呢?找你要了多久了?死在屋里不出来?”
魏婴正从蓝忘机怀里抬起头来:“云深,哦不是,含光殿禁止喧哗!哈……啊……蓝湛……”
蓝忘机忍无可忍,指尖微动,一个禁言术使出。
“唔!唔唔……”
小苹果立刻闭嘴无声了。

一次谢怜花城前来来含光殿拜访新上任的仙友。
缩地成寸到了含光殿门口,就听到殿内鸡飞狗跳吵吵闹闹。
含光君去开了门。
双方见过礼,进门一看,魏三岁正拽着缰绳跟小苹果拔河。

小苹果变回灰驴原型(方便使力),一边与魏无羡较劲一边喊道:“魏无羡你不要脸!我在莫家庄待得好好的你二话不说把我牵走又是凶尸又是食魂天女还把我扔云深不知处兔子堆里连叫都有人管着没事秀恩爱还不避讳我我都没眼看老子招谁惹谁了现在还想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唔……”
一口气埋怨下来不带停顿,终于被含光君禁言了,一张驴脸憋到扭曲。

花怜对视一眼,皆想道:此仙友与戚容/表弟肯定投机。
又见含光君的禁言术无比实用,于是前去讨教。
不过是个惩治门生的小把戏,蓝湛也不藏私,三言两语下来花怜分分钟就学会了。
从此再也不怕那位绿色的公子骂人了。

花城特意携谢怜去青鬼的老巢探望。
戚荣:“狗花城!狗日的谢怜!你们两个少来恶心老子……呜!呜呜……”(禁言)
世界安静了。
戚容气的要死,却只能在内心咆哮:你们两个是特意来整老子的吗!!!

(完)
(有人喜欢的话可能有后续)

——————————————————————————

鬼市小酒馆内——

“诶诶你们听说了吗?青鬼被禁言啦!真是大快人心啊!”
“青鬼被禁言啦?谁禁的?”
“还能有谁?就他哥夫花城大义灭亲,带着他太子表哥把他一窝小喽啰都给禁言啦!”
“禁得好!这种话痨子,再啰里吧嗦也是一时的!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来自“一摊融化的猫”的评论,略有改动,感激,比心(。・ω・。)ノ♡)

【忘羡飞升录】01 民间传说


渣反,魔道祖师,同人文(天官赐福设定)

冰秋篇
苍穹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
修炼几十年,一朝飞升。
修雅剑沈清秋,自然是以武入道的武神。
他那最宠爱的徒弟,洛冰河,身负半魔血统自然是没有办法飞升的,甚至连点将都不行。天界的防护阵排斥魔气的进入。
因此沈仙师呆在魔界的时间倒是比天界要多。
谁让他徒弟洛少女有一颗玻璃心呢?

此时洛冰河早已是魔界之主,不遗余力的在魔界各处为师尊建宫观。

师尊的神像“正装”一袭青衫,手持一把折扇(不是风师扇而是装B扇),身后负着修雅剑,端得是仙风道骨,清雅如竹。

修雅剑沈清秋的神像,看似端庄。
但因为,春山恨冰秋吟两本话本在凡间流传了许多年,作者早已不可考。
因此,关于清静峰主和魔尊的故事,一直在坊间流传。
照例,凡间的神像雕成什么样的都有,神官本尊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但沈清秋的神像就多了一种。
他明明是个以武入道的武神,为什么竟然会有欢喜相?
竟然还有人把他雕成女相。
简直可怕。
于是修雅武神沈清秋在不知不觉中,代替了巨阳殿的作用。
修雅殿的女信徒超多,收到的祈愿也五花八门。
包括求姻缘、求子孙,更有求某方面生活和谐的……
洛冰河帮助师尊处理这些祈愿的时候,往往把二人听了个面红耳赤。
于是祈愿处理到一半,就滚到了祭台上去……

忘羡篇
姑苏蓝氏双璧之一,含光君蓝湛蓝忘机。
修炼几十年,一朝飞升。
含光君自然也是武神。

原本魏婴也是有这种机会的,可是自从夷陵老祖死了,被莫玄羽献舍重生之后,莫玄羽的肉身修为明显差的远。
要飞升,几率渺茫,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于是蓝湛就将魏无羡点将点到了天界。
魏婴虽然修鬼道,能收怨气为己用,但换了个身子骨,好不容易又能修炼结丹了,自是不会放弃修炼正途。

含光君点将,只带了魏婴一个人。
本来应该带上自己的兄长,蓝曦臣的。
可是,带上兄长,想必就要带上江澄,江澄又要带上金凌,金凌又要带上思追,思追又放不下景仪和温宁……
而点将点上天界,都要以自己的法力供养,实在是养不起啊……

含光君的神像“正装”还是一身蓝家校服,
头戴卷云纹抹额,被魏无羡讽为披麻戴孝的样子。
手执避尘,仗剑负琴,脸上冷冷的,没有多余的表情。端得是光风霁月,皎皎君子,泽世明珠。
偏偏身边跟着一个魏无羡。

凡间的工匠都知道,若是这两座神像要摆在一起的时候,含光君需雕得面目温和,而那抹额也可以不必戴在额头,八成是落到了魏无羡的手上。
几百年过去,有传说此二人是兄弟,也有说此二人是道侣,更有说几百年前大魔头夷陵老祖一朝得势,用凶尸控制了整个凡间,幸得含光君以身饲虎感化飞升……

林林总总,使人不忍卒听。

(完)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